Estrela

人皇|麦克雷|铁人
坑品人品都需谨慎谢谢配合

【ow/Mccreaper】麦克雷不知道死神是谁

*麦克雷中心

*源自官方回复的脑洞

*带mccreaper

*ooc流水账注意

    杰西-麦克雷不知道死神是谁。

    当然了,牛仔抱着啤酒杯,随意的哼出零星的带着西部风沙味道的曲调,夹杂着些许无意义的嘟囔,惹得酒馆老板娘不满的一瞥。

    杰西-麦克雷什么也不知道。

    随手扶正了歪斜的帽檐,牛仔抬起头用带着醉意而显得迷离深情的眼神,和一个带着歉意的笑作为对老板娘的回应,惹得那位素来有母老虎之称的女子微红了双颊。

    起码所有人都是那么认为的。

    所以杰西-麦克雷本人也那么认为。

    带马刺的靴子撑在吧台上,把椅子支出一个堪堪平衡的角度,牛仔像被抽了骨头一样摊在靠背上,让它发出不忍折磨的刺耳的吱呀声。

    无论是在66号公路的阴影里还是新建的守望先锋大厅,他都没有认出那个滑稽的鬼脸面具下是哪路带着怨气重回人间的牛鬼蛇神。

    哦,当然,他当然在守望先锋重新召集之前就见过死神了,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在莱耶斯的小本子上名列前茅的几位不是么?

    他不过是在他那黑鬼长官手下侥幸留下一条命...上帝知道是他逃命本领在这些年人人喊打中有所长进,还是有人念及旧情?反正他不知道,也不是很想知道。

    牛仔把脸藏在帽子,遮住嘴角那一抹悄悄带上的笑。

    总之,杰西-麦克雷不知道死神是谁,就像他同样不知道士兵76是谁一样。

    ...真不知道怎么会有人相信这个。

    神射手一向有对好眼睛,大家都知道,不是么?

    何况在他亲爱的安娜夫人不可思议的死而复生——虽然这不能算作同一类——之后,想到其他两个老家伙也会不甘寂寞的从地狱爬回来是很艰难的事情吗?

    那可太小瞧年轻人的观察力了。

    哦,好吧,杰西,你得承认你已经不年轻了。

    但是,这还是一件非常轻易的事情。

    瞧瞧,在守望先锋重新集结之后,源氏都好几次来问这事。

    连源氏这傻小子都看出来了,他可不能堕了神枪手的名头......好吧,他含糊过去了,他什么也没有说。

    那是肯定的嘛。

    毕竟杰西-麦克雷不应该知道死神是谁。

    没有知情人会告诉他。

    问他是没有用的。

    就算他的长官那无可救药的品味,万年不变的霰弹枪,熟悉的站姿,甚至那暴躁阴郁的脾气都没有任何改变。

    那么低劣的伪装,简直是对神枪手眼力的侮辱。

    那位他并不能算是很熟悉的前指挥官在这点上就做的不错,不单记得遮了脸,连声音发际线都变了...这话可不能让他听到。

    前指挥官虽然人是不认了可还记着仇呢。

    话说回来,这伪装得好不好都是一样的——知道的人早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不管看出了什么都得乖乖憋进心里。

    他猜那三个人肯定互相知道各自的身份——这么些年难得一次的展现他们深厚战友情的机会也是不容易。

    好医生估计也知道——虽然她也不会和他说,让可怜的杰西也变成一个知情人——医生总是知道最多的秘密,可惜在她那甜美的笑容中什么都不会流露出来。

    至于其他人嘛,看不看的出来就要看他们自己了,反正都是些不应该知道的人,像他一样。

    牛仔伸手把帽子撸到脑后,用靴尖支着地,任凭一只椅子脚带着他在空中恍恍荡荡。

    他还记得守望先锋重新召集的那天。

    他一直随身带着的那只专属于守望先锋的通讯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留下了这个小东西,呃,现在想来死神能在他屁股后面追了那么久估计还有它的功劳——非常不凑巧的响了,差点把他送到那些冲着那一大笔赏金来的家伙的枪口下面。

    他想过不理它。

    想过好几次。

    现在的生活是他想要的,可能吧——西部的风沙,风滚草,雪茄,啤酒,女人,甚至是高额的悬赏——对于一个牛仔来说,不能再好了。

    可他最后还是被那只猩猩拐去了,做一个不合法的守护和平的英雄,哈,这两个词连着说可真奇怪,为了那他也搞不明白怎么就那么固执停留在他心中的正义,和新世界?

    说的好像他真的在乎那玩意一样。

    ...他还是去了,带着一身被追杀的狼狈——哦,都是大都市的烦恼——见到了那些该见到的不该见到的同伴。

    哦,他是不是跑题了。

    杰西-麦克雷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关于任何一点都是,就像二十年前一样。

    牛仔把脚放回地上,在木制的吧台上重新趴好,侧过头懒洋洋的向门口悄无声息的出现的黑衣死神举起他那杯喝了一半的啤酒。

    “来一杯吗?”

   反正现在也蛮好的。

评论(2)
热度(25)
©Estrel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