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rela

人皇|麦克雷|铁人
坑品人品都需谨慎谢谢配合

【Lotr/AEA亲情向】After leaving

*阿门洲为私设,介意慎
*流水账ooc注意

        阿门洲是“神佑的领土”,是精灵永恒的栖息处。

        自埃尔隆德从木船踏下第一步开始,智者就感受到了阿门洲与中土的不同之处。

        阿门洲是祥和的,永恒的,却也是寂静的,所有景致看似是运动着的却又毫无生气。

        这里的一切仍然同他记忆中第一纪元的景色一般无二。

        他们此行带走了弗罗多,对中土世界来说,这象征着黑暗再一次从中土消失与第三纪元的结束。但对这片大陆来说,他们既不是第一批访客,也不会是最后一艘停泊的船只。

        这片大陆就如同精灵的生命一般永恒不变。

        将一切安置完毕后,他也渐渐了解了阿门洲的生活。

        因为维拉居住在此处,所以阿门洲得以长青不朽。

        在这里没有战争所以精灵不必再打造武器,没有贸易所以精灵不必再进行生产。

        所有精灵都得以在自在的欢乐中度过永生...本是如此。

        中土的第一智者在一片安逸之中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这里没有烈酒也甚少美食,没有庆典也甚少节日,就连两个霍比特人的来到都无法改变本土精灵淡然的口味和心态,像是不能打破这份淡泊的气氛一般。

       埃尔隆德有时会暗自揣度这是否就是他那位密林的友人不愿西渡的最大原因,但最后也不得答案只好付诸一笑。

        来到阿门洲一段时间后,他见到了510年前弃下整个中土毅然西渡的妻子。

        凯勒布里安美丽的如同初见是那般,再也不能从她身上找到黑暗残留给她的憔悴,宛如阳光织就的金发披在身侧却也不能遮挡她的面容的光辉,她仿佛还是当年那个金色森林最璀璨的银星。

        但是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当埃尔隆德注视着妻子清澈如水的双眼,却再找不到当年的坚毅和骄傲只剩下久居于此的精灵们所共有的漠然平淡。

        在离开了凯勒布里安的居所后,埃尔隆德开始思考维拉将阿门洲赐予精灵的真正意义。

        阿门洲到底是精灵的福地还是终结之所?

        即使睿智如埃尔隆德也怯于深思。

        他忽然能够理解为何说死亡是伊露维塔赐予人类的礼物,甚至会招致维拉和精灵的羡慕。

        无尽的生命让人类艳羡却只带给精灵麻木的痛苦。

        当远离了生命的活力,精灵的永生和岩石的不灭又有何区别昵?不过是日复一日活动着的死物罢了。

        又过了多年之后,埃尔隆德想起自己与中土的唯一挂念,他的女儿阿尔温。

        他求助维拉,希望能探得女儿的消息。

        维拉很快同意了他的请求,只从满载岁月的眼神中泄露出一声长叹。

        埃尔隆德借着维拉的恩赐看到了故事的结束。

        他看到了埃斯泰尔,他的孩子,独自踱步在王陵的通道中,躺倒在冰冷的石床之上。

        他听到了阿尔温的苦苦哀求和埃斯泰尔温柔而坚定的回复。

        埃尔隆德心疼女儿的痛苦,也惊讶于埃斯泰尔对生命的体悟,他的养子用人类的短短一世竟比他更早看透了伊露维塔的本意。

        人皇离世,米那斯提力斯都为之恸哭,于此同时阿尔温静静的离开了刚铎。

        埃尔隆德已知女儿的命运,再不忍多看,却恰好留意到自王陵而出的白色影子。

        那白色影子大约是一人一马的形状,因着那不知何处来的熟悉感,埃尔隆德的视线被它所吸引。

        它的行进速度和一般旅人并无不同,只是坚定的向西前行。

        埃尔隆德看着它越过平原,穿过树林,最终停在了伊姆拉德里斯,瑞文戴尔。

        瑞文戴尔早不复当年的美丽,只剩下因无人清扫而显得萧瑟的建筑还提醒着中土的人们曾经精灵的荣光。

        连阿尔温都不愿再来此处的伤心地却成为了伊利萨王死亡都难解的执念。

        是的,埃尔隆德早就认出了那个白色影子的真实身份。那可是他从小抚养到大,视若己出的埃斯泰尔,他的希望啊。那些细微的小习惯纵使再不起眼他又怎么能忽视。

        埃尔隆德想起了很多年前刚满两岁的阿拉贡被吉尔蕾恩托付到他手上时的样子,黑发早慧的孩子拾起那双清澈的灰色眼眸怯生生的他“Ada”。

        然后昵,一眨眼的功夫,那孩子就长大了。

        七八岁的时候,那孩子总爱黏着他,用软糯的童音直白的表诉对埃尔隆德的喜爱,连格洛芬德尔都私下里用这个调笑他,而他明知养子今后的使命沉重需严厉教导,却也掩饰不了心中的柔软。

        十三四岁的少年不知从哪明悟了精灵与人类的差距,开始发奋汲取所能得到的一切知识,渐渐也展露出了不同于一般精灵孩子的聪慧和领导能力,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慢慢与他保持了距离,恭恭敬敬的喊他“埃尔隆德大人”,他虽心中伤感却也不能多说什么。

        再然后呢,孩子成为了一个男人,具有一切世上优秀的品质足以让他为之自豪,他是那么优秀甚至拐走了他女儿的心。

         一开始他的确是愤怒而痛心的,以至口不择言说出了很多伤害了那孩子的话。但当埃斯泰尔红着眼侧过头但仍倔强的站在他面前时,他的气一下子就消了。

        算了算了,左右是阿尔温自己愿意,况且自己养大的孩子自己知道,阿尔温和他在一起断断不会受些其他感情上的委屈,人族之王娶精灵公主倒也是般配。

        他逼那孩子去成长去闯荡世界去背负起他与生俱来无比沉重的责任,最后自己却因三戒已毁而选择西渡一走了之。

         想到这里埃尔隆德沉沉的叹了口气,虽说道义上任何人都不能说出他有什么过错,但在心里他是歉疚于他最宠爱的小儿子的。

****

        白色影子在瑞文戴尔的入口处下了马,掀起了兜帽,露出属于人皇坚毅俊美的面容。

        阿拉贡久久注视这个生前不能久留,却是他心中永远家园的地方,再破败的景色也改不了他眼中深重的眷恋。

        阿拉贡轻拍载他至此的爱马,最后一次将额头与马首相抵,将美好的祝愿给予他的老伙计,目送爱马长嘶一声后化作白色的光点消散在空中。

        就像过去每一次与双子一共胜利归来时那样,阿拉贡熟门熟路的穿梭在瑞文戴尔的廊道间,只是这次再看不见任何精灵的身影,唯有落叶被风驱赶着应和着他的脚步。

        这是埃尔隆德最小的儿子在不负使命成功驱赶笼罩中土大陆的黑暗后的第一次凯旋。

        在埃尔隆德西渡后,阿拉贡再没有踏入过瑞文戴尔,至于现在,就更不能说是踏入了,阿拉贡默默苦笑着。

        虽然心中无限眷恋,但阿拉贡不敢面对双子的细微埋怨,更不敢面对养父痛苦的眼神。

        他不敢回来。

        你看,伊力萨·泰尔康泰也不过是个懦夫而已。

        暮星终究同埃尔隆德所言一般成为了这对养父子之间一道深重的阴影,时时炙烤着阿拉贡的愧疚,让他再不能面对他的养父。

        虽然心里纷纷扰扰,阿拉贡还是没有迟疑的跨出每一步。

        纵使只在林谷度过了相比于他210岁的一生来说过于短暂的二十年,但这里的每一处都深深的刻在他心中。

        直走再左转,在经过第二扇门后上楼。

        待阿拉贡完全反应过来,他已经站在一扇木门前了。

        门被紧紧的关着,显然这里已经无人光顾很久了。

        这是埃尔隆德的书房,也是阿拉贡在还单纯的是埃斯泰尔时最为熟悉的地方。

        阿拉贡依稀记得年幼的自己总喜欢在埃尔隆德身边缠着他,也不闹腾,就搬张小凳子拖着脑袋静静的待在养父的身边看他研究那些昆雅语书写的厚重书籍,感觉心里的满足感幸福的冒着小泡泡。

        他的养父这时候也不会板着脸,会笑着摸他的头,耐心的手把手教他辨认书中那些艰涩难懂的词汇。

        ...然而,在他二十岁之后连回忆都变成一件痛苦的事。以至于他自己都不知道这间书房已经成为他最恋恋不舍的地方。

        不是刚铎的议政厅,也不是国王的寝室,无论哪里都不是,是他养父的书房。

        阿拉贡陷入一种恍惚的状态中,他伸出手虚虚的靠在木门上,甚至不敢用力生怕惊扰了谁。

        就像是埃尔隆德还会出现,像他小时候看到的那样,在温暖的火光中坐在桌前读那些书,专心致志的,直到注意到他的出现,抬起头对他宠溺的弯起嘴角,用那样温柔的声音呼唤他:“埃斯泰尔...”

        "咔嚓"

        门开了,初春的阳光透过窗照进这间被遗弃很久的房间,书桌上薄薄的细尘都仿佛闪着光芒。

        但门口再不见那抹半透明的人影。

****

        传闻心愿未了的灵魂会停留在这天地间,不去应归之处,但在接触到实物的那一刻便会静静消失再无处可寻。

评论(9)
热度(14)
©Estrela
Powered by LOFTER